2019年4月22日
  • 1
  • 2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他山之石> 浙江诸暨移风易俗 红白喜事“减肥瘦身”

浙江诸暨移风易俗 红白喜事“减肥瘦身”

发表时间:2019/1/30 16:10:12  来源:邢台文明网  点击量:142

名酒名烟被请下桌 高档菜肴换成特色美食

  岁末年初,往往是青年男女喜结良缘的好日子,但今年在浙江诸暨,这些婚宴少了以往的奢靡,“茅台”“五粮液”“中华”等高档名酒名烟被请下了桌,一些大龙虾、帝王蟹等高档菜肴也大多被换成当地特色美食。

  1月23日,是浬浦镇陶姚村姚海峰、姚维娜大喜的日子。在晚上的酒席中,新人把高档酒换成自酿的土烧酒,原定在酒席中发放的“中华”香烟被撤走,他们还向村爱心基金捐出爱心款,村里则由志愿者组成的舞蹈队为他们带来精心编排的喜庆节目。“简朴又不失隆重,也不失面子。” 姚海峰说。

  诸暨市文明办主任俞露介绍,自2018年5月倡导“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喜事简办或不办”以来,全市先行开展的380个村的2000多场红白喜事没有一场“破例违规”,平均每场节支5万余元。“群众评价‘这是给老百姓有面子的节俭’。”

  诸暨地处浙江中北部,综合实力居全国百强县第13位。但与许多地方一样,传统风俗根深蒂固,富裕起来的诸暨人酒席大操大办,还形成攀比之风。

  据诸暨相关部门调查,一旦家中有婚丧嫁娶事,有60%~70%的农户会大操大办。店口镇有个习俗,就是长辈在一对新人订婚、结婚、小孩满月时不仅要给礼金,还要在喝喜酒时给红包,有的老年人这一项支出每年就要1万多。“‘喝喜酒’成了一种负担”。

  多年来,璜山镇溪北村在红白喜事上盲目攀比。溪北村党总支书记徐观龙说,菜肴、爆竹、烟酒等普遍浪费,但因为攀比,家中经济并不太好的人家也只好硬撑着,有的还因此举债办酒。“有钱的讲排场,没钱的硬撑门面,虽然村民心里早有想法,但碍于面子,谁也不愿做第一人。”

  2018年3月,溪北村决定改变这一陋习,村里专门成立红白理事会,规定香烟每包不超20元,瓶装酒、饮料上桌不超100元等。“没想到,得到大多数村民的响应。”徐观龙说。

  在诸暨市“珍珠第一村”的山下湖镇新长乐村,村民们早已对喜宴上摆五粮液习以为常。去年6月,新长乐村就移风易俗征求党员代表、村民代表意见,村党总支书记何立新说,大伙都觉得奢侈攀比风要不得。“但要撤下五粮液,可不是件容易事。”80岁的老党员何如江说,这些年,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是大操大办过来的,“到你这里,突然没有五粮液了,大家会怎么想”。

  此后几个月,谁家有红白喜事,村干部轮番上阵做工作,大多数村民最终被劝服。据估算,去年下半年以来,新长乐村16场红白喜事,光撤下五粮液节省的资金就有近50万元。

  据了解,目前,诸暨的“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已扩展到全市的503个村社区。而通过村规民约,不仅酒席的数量被大幅压减,菜肴也大多被控制在600元或800元以下,要求最高不超1000元。白事道场被一律取消,烟花爆竹和花圈的数量也有了明确规定,一般烟花爆竹要求不超过3~5箱,并要求定点定时燃放,及时回收清理垃圾。喜事规定不用豪华车辆、奢华婚庆等。

  俞露说,各村规章推行后,红白事操办的标准大幅度下降,按2017年全市结婚6057对,死亡7658人推算,全年可以给老百姓减负10亿元。(俞燕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董碧水)

主办单位:邢台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邢台文明网 冀ICP备17002784号
E-mail:xingtai@gmail.com     Telephone number:0319-3699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