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民间艺术

石出•画成•文利 ——记画家成文利

发表时间:2020-05-22 来源:邢台文明网

石头在色彩中自语,轻喃着米芾、苏轼、曹雪芹的独立个性;这是思想流动之美,一笔一划把胸臆之中的壮丽、思悟、感触和着风华变成墨香,定格在视野;这是无言的清丽壮阔之美,卷帘西风的柔曼、小河流水的回声被画笔准确扑捉……

画家成文利用画笔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尽可思悟、尽可游弋、尽可俯仰的色彩世界,一幅幅鲜活生动的作品注解着她对生活、理想、现实的思考,引领我们沿着色彩的台阶,寻味画面背后的真实与诗意。

01

石头画里的不解情

走近桥西八一路画家成文利的工作室,未及定睛,两株经修剪后的长春藤已经映入眼帘,盘绕向上、互相避让,交错绽放,如同给画室镶嵌了颇具古意的画框。

踏进屋门,一幅昂扬的马头从画面跃出,与你的视线碰撞,嘶鸣、裂风、飞蹄……那超越照片的高清晰感呼唤出脑际,即使你不懂油画,也能感觉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透过油彩,遁入心底。

顺着作品,向右环视,几十块形态各异的石头画交错排列,移目定睛,一幅人间百像图顺次打开,交错成人文与自然景观的巧妙互动。郭守敬、清风楼、邢台西部太行景色那样宏观的场景竟神奇地浓缩在石头方寸的纹理中,互为映衬,直到让你啧啧称奇方寸之间的博大、人物神情的呼之欲出、事间百像的有序有致……是石头,怎会如此浑然天成、百像绽放?不是石头,又怎么会纹理清晰、铿锵作响?

以石画系列为中轴,两侧的油画、中国画或分排,或差排,似是有意,又似乎天成,如此精致,又如此巧妙。不同画种、不同风格、不同主题如何在她的笔下浑然一体?成为很多人不解的悬念。

经历,往往是人生的底色。出生于60年代末的成文利,家庭的熏染、美术院校的求学、工艺美术的专业设计,似乎给她的创作提供了超越常人的经历和思考。四年的科班系统学习,给了她坚实的基本功;多年工艺美术的专业设计又让她打破窠臼,追求创意,完成了数不胜数的跨界创作。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晓器”美术的实用性、传统性、社会性,随着她创造的量化积累,她渐悟道,艺术应该是时代的影子,无病呻吟、为作而作,是画匠而非真正的创作,是难以实现一个画家用作品鼓舞人心、记录时代的社会责任感的。

在她第一次用自己的美术见解教导学生考入著名的美术院校之后,她为美术的经典理论而折服,《文心雕龙》、《素园石谱》、《传神论》、《西方油画史》等一部部经典之作,为她打开了一扇从绘画看现实的理性之窗;她看到《清明上河图》背后的沉重历史;她思考冷军准确理性画风背后的科技元素;她开始探索自己带有“主见”的题材的拓展。

1991年,她创造的工笔画《双猫戏牡丹》因起业内广泛关注并喜获银奖,拉开了她艺术创作的风帆,自此一系列作品满载她的思考,汇入时代主题的创作中。她的《古城系列》把邢台元素向世界辉杨;她的《名人启示》用画笔向东方宣扬了理想的风采……

直到有一天,她无意画在石头上的画作,成为竞相购买的收藏品。直到有一天,媒体以醒目的题目《精美的石头会唱歌》报道她的事迹,缘物寄情和个性化的主观表现为她又打开一扇神奇之窗。

成文利说,石头是大自然几万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见证者,把自己的思悟和着色彩与石头融为一体,是中华文明独有的现象,把思想深处的画面与石纹连在一起,也就把现实和历史融为了一体。为思想着色,为灵魂传物——这是她与画笔身首合一的永恒探索……

02

她愿作一本时代画集 荟萃真情

成文利说,坚守自己的创作,永远不能失去方向。首先要遵循创作之“道”,“道”不远人。比如八大的绘画,对后世影响极大,其影响力不只在中国,在美国、在全世界,1960年美国抽象表现艺术家们,惊叹于300多年前的中国文化画家的笔墨表现力,开始探索中国画的变化。

中国画里的道,西方绘画的真,可谓是人类文化血脉共同续存的基因。著名国画大师李可染说,“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绘画技巧的借鉴没有中西地域的限制,1948年,黄宾虹先生还在宣称“不出十年,世界可无中西画派之分。所不同者面貌,而于精神,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无一不合。”

在中、西绘画深厚的基础上遥望,成文利认为:中西绘画、各有独具的文化背景,应互为借鉴、取长补短,让技巧为内容服务、让技法为主题添彩。在她创造的系列油画《家乡太行》中,国画的意境、油画的气韵相互交融,赢得了业内广泛的认同,给了成文利勇气和胆识,她不断在中西方绘画的技法中寻找契合点。

创造就是不断地求“真”,“真”到不容置疑。她借鉴油画技法,创作了一系列根植与时代的作品,凸显了“文章合为时而作”的现实主义主旨。非典期间,她创造了《生命》系列,那一张张饱含温度的作品,带给生命零距离的问候,记录了一个历史时期信念的指向和力量;邢台“创城”攻坚,她用作品助力,油画系列作品《家乡》,宣言了一座城市呐喊和众志成城的力量,时代的急流之声掺和着自己独有的思乡之境,汇聚笔端,交融万象,化为为太行山奔腾的溪水、化为日新月异的城市交响……

闲暇之际,成文利也会借着人生的感悟,咏一首小诗,蘸墨思忖,让油彩、画幅应和诗外的脉脉景色。“牛城内外眼迷离,红绿不时争高低。鸟鸣绿水有倩影,笔意不言花意急”。成文利说,人生若是一幅画,那“真”是心中的色彩,那“意”是眼前应和的“景”。在不断的行走间,给每幅作品温度、态度、高度,让色彩包容时代的节奏,让构图交融你我共同的记忆和向往……

03

用作品连接时代 记录下永恒

任何永恒的画作,都定格在仰望、记录时代的背景中。成文利说,邢台,从百泉遗址、四次建都、人文荟萃中华、历史连接远古,这是她不尽的创作之源,她想用画笔再现白鸟翔于百泉,太行意蕴古今;她想用写实的笔意画出邢台古韵的筋骨,画出邢台沃土培育起来的千古风流,画出她心中无比灿烂的胜境,画出眼下邢台众志成城的绿色宣言……

她想用写意的笔法,以现实着墨,用历史构图,为未来喝彩,让古意邢襄在笔墨中青春永驻,在构图里熠熠生辉!

(车咏君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