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人文历史

时光里的老街记忆—— 马市街

发表时间:2020-07-30 来源:牛城晚报

“顺德府,好南关。张果老,太原担。”这一句顺口溜在邢台地区广为流传,也是对邢台南关的一种赞誉。据清代谷鸣球在《土寨纪略》中就写到,顺德府南关“为九省冠盖通行之路,百产菁华聚会之区,烟火万家,客商辐辏,畿南重镇,天府娩雄。”马市街就是南关的古老街道之一,而我就是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出生在马市街的地方巷。生于斯长于斯的我,对马市街就格外多了一份敬仰热爱和眷恋。

马市街南起南头村,北至花市街,由南、北马市街组成。南马市街南起南头村南阁,北至围寨河北岸的二道阁。二道阁以北至花市街为北马市街,南北全长680米,东西宽7米,围寨河横穿其间。河上的石桥用青条石铺成,椭圆形桥拱有2米多高,造型美观的石柱竖立桥的两边,至今依然坚固如初。桥北的二道阁,我们都称它为寨门。两边的寨墙为挖寨河的土就地取材夯实而筑,其高大、宽厚、坚固、壮观。寨门为二层楼,也是用青石筑起,下面为高大宽敞的圆拱门。在门洞里夏天人们避暑纳凉,谈古论今,热闹异常。从寨门西边的石梯拾阶而上,可以直接到二层门楼的顶部。站在顶端,瞭望四周,高低错落有序的房舍,清澈流淌的河水,近处的花草树木,远处碧野茂盛的庄稼等尽收眼底。

春天,妇女们在河岸边洗衣洗菜,说笑打闹,颇有一番江南的风味。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和五十年代初,我们小孩子经常三五成群地爬到寨墙上观花赏景,互相嬉闹,尽情地享受着童趣。现在想起来,依然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承载着一座城市文化与记忆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这座城市的建筑与街巷文化,因为它是浓缩着深厚民族文化的基脉。

在古老的建筑中,南马市街路西大槐树下有一座观音菩萨庙,又称“老母庙”。庙内大殿塑有一尊面目慈祥的观音菩萨像,其手执玉瓶柳枝,一对金童玉女侍立两边,这里一年四季香火不断。在北马市街围寨河北岸路西有一座为祈求平安而建造的龙王庙,庙中间的大殿里有一尊威严的龙王塑像,在殿堂外的庙顶还有两条形似真龙的塑像。老人们说这是镇河的龙王,它保护着寨河不发大水,保佑着人民生活安康,并且每年农历的二月十九日还有热闹非凡的龙王庙大会。同时在路西还有一座规模高大宏伟的“清真寺”。这是传递宗教文化之地,它与靛市街的“清真寺”南北相对,故又称“南寺”,为清光绪三十年修建,占地700多平方米,寺正门为四开门,门额上书“清真寺”三个金光灿烂的大字。里面主要建筑为礼拜殿三间,上悬匾额,大书“垂裕后昆”四个金字。正殿北为讲堂,南有浴室,院内冠沐天光雨露的苍劲古槐和高大的梧桐,更张显着寺院的幽静、肃穆。寺院大门前是二米多高,中间为大青石铺成的十多级台阶,石阶两边是又光又亮的斜坡长青石,孩子们经常在这里打滑梯游玩。平时正门不开,只能走侧门,只有过回民节时大门才开。

深宅大院,胡同小巷又是古老马市街的一大特色。南马市街路东的贾家大院,其高大的燕窝门楼上砖木雕刻着形象逼真的花卉图案,往里是几进几出的深宅庭院,每个院落都有正房、配房,正房为起脊瓦房,飞檐斗拱。另外诸如:胡家大院、康家大院、邓家大院,徐家大院,座座风度非凡、气派异常。

各具特色,各有来历的大小胡同小巷更是鳞次栉比,可谓全市胡同小巷最多的古老街道。如与清真寺隔街相对,路东的“牌坊巷”,据说这个巷子里曾出过一名进士,巷口有一石头牌坊而得名。据《地方志》称为“进士牌坊巷”,该胡同长120米,宽约4米,其最狭窄处只能容两个人侧身而过。还有坐落在北马市街路西的“地方巷”,据传此巷原来住有一家三代都做过“地方”(即负责当地居民事务的小官员)而得名。此巷幽深,住有二十多户人家,一直向西通到巷后的农田。再有路西的“戏楼巷”,因此巷原来建有一座戏楼而得名。另外以姓氏为名的胡同小巷,诸如:徐家巷、郭家巷、张家巷、贾家巷等等。

几十年来,每当我走进马市街,眼前立即就浮现出我小时候的景象,它不仅仅有高大的寨门,壮观的寨墙,静静的小桥流水,宏伟的庙宇及条条幽深静谧的街巷,还有数不清的繁荣兴盛的工商业店铺。诸如与“地方巷”错对过,路东的杨家“织布厂”,临街的“复信昌饭店”和“德盛泰酱园”,回民的“富贵祥肉店”,以及白铁铺、铜匠铺、字画裱糊店等等。仅在“地方巷”就有三家手工业作坊,分别是做各式毛笔的笔匠店铺,铜匠铺,以及专门做八抬大花轿,二人小轿,以及用做送殡的棂架的店铺。

马市街不但工商业兴旺,而且文化底蕴也非常浓厚,如传统的踩高跷技艺表演,以及跑旱船等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解放初期,街道自行成立了业余评剧团(当时也叫蹦蹦儿戏)。平时他们各自干各自的活,待到过年过节过庙会时,就踊跃地凑在一起演出。记得当时的评剧团为了配合新颁布的婚姻法,还演出了大戏《刘巧儿》《小二黑结婚》等,并参加了省会的演出还获得了奖励。

马市街,生我养我的马市街,始终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永远镶嵌在我的心中······

(孟素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