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民间艺术

沙河皮影:一口道尽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

发表时间:2020-07-28 来源:掌上邢台客户端

“一口道尽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说的是皮影艺人根据自己的本事讲述天下奇闻。在沙河高庙村,就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满脑子都是关于皮影的奇思妙想,在一代代人的传承中,将皮影戏演绎成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高庙村的名字来源于一个传说。一次大水肆虐,村民跑到地处高地的寺庙才躲过一劫。水涨庙涨,来多少人庙就能盛下多少人,高庙村由此得名。如今,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的高庙皮影戏,如同伫立在村中的庙宇一样,给村里人带来荣誉,让高庙村香飘四野。

三个老人一台戏

“来者是客,我们给你演一出。”说话的是沙河皮影戏第二代传人、皮影戏团领头人刘文仲。刘文仲和第三代传人张进、刘力英上演了一出皮影戏。

鼓点一响,白幕随之渐亮。光影摇曳中,一线、一偶,一天地,忽地就热闹起来。布幕之上,孙悟空翻筋转斗,举棒和虾米精愈打愈酣。刘力英沙哑苍凉的嗓音,配上刘文仲低沉却铿锵有力的弦乐,咿呀弹唱间将记者的思绪拉到唐僧师徒四人历经劫难,取得真经的神话故事中……

幕后,“拉扦”人(玩皮影的人)张进手指头灵活转动,两人物不断变化打斗姿势。张进脚下扎着马步,跟着节奏迈动步伐,身子时而弯曲,时而挺直,看着好不辛苦。不到20分钟,已满头大汗。

“拉扦是个技术活,也是力气活,大冬天穿短袖还满身汗呢。”张进岁数不小了,一场演出就是四五个小时,但从不换人。张进说,演半截走了,不是这么回事儿。

两筐山柿子请来老师傅

高庙皮影戏的传承生活味儿十足:两筐山柿子请来的老师傅,才让皮影戏在高庙落地生根。

1946年春,高庙村请来邯郸的一皮影戏班来表演。皮影戏班本打算演几天就离开,但看村民喜欢,直到麦收时才离开。

农闲了,高庙村又请了两班皮影戏班来表演。与其请人表演,不如让村民学会这本事。当时刘力英的父亲刘怀吉有了这想法。

刘怀吉让刘文仲的父亲刘怀志和另一村民去邯郸北行孝村请师傅来教学。

“皮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不去。”老师傅的一句话,刘怀志如被泼了冷水一般,悻悻而归。

第二次,刘怀志有了小心思。北行孝村缺山货,而高庙村挨着山,刘怀志就从山上摘了两筐山柿子当“礼品”,挑着山柿子再次拜访老师傅。刚进老师傅家门,看见老师傅在房上晒东西,二话不说,刘怀志上房就开始干活。老师傅把小伙子的热情看在了眼里。临近冬天,老师傅带着衣物、家什,和皮影戏班就来高庙教学。

此后,刘怀志家里热闹了,每天都是找老师傅学艺的人。老师傅冬天来,农忙走,三年匆匆而过,高庙村也有了自己的皮影戏团。

独一无二的皮影道具

一间屋子,20多平方米。搭起的白色幕布将屋子一分为二,白幕之前有根绳子,上面挂着各式各样的影人。“把道具放在一个村民闲置的屋子里,平时就来这耍。”

挂在绳子上的影人,脸谱造型夸张,头盔精致,千人千面,无一重复。“现在有人头80多套,文武身80套。这都是以前留下的。”刘文仲说,坏哪个,自己就补哪个。刘文仲说:“地方文化不同,雕刻出的影人也不同。这些影人是独一无二的。”

单看影人,阴黄发暗。但对着太阳光,影人就有了生命。红脸庞,黄头发,怒目的眼睛格外吸引人。皮影的制作很复杂,刘文仲费心费力三天才能完成一个。“要选母牛的皮,毛色还得是黄色的。在牛皮上绘好画,再用刀子刻。刀刀得稳、快、准。不同人物的表情,都要通过刀刻完成。”刘文仲说用火烫圆圈,整张牛皮就烫坏了。

前几年,有人拿着从北京买来的影人让刘文仲看。刘文仲连连摇头,服装、头饰都有,但影人小,眼神、表情做得也不到位。

“不想以后玩皮影,用的是外地的影人。”刘文仲说,他正在寻找制作影人的人。

在学生中看到传承希望

刘文仲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聊着聊着,会来一句“你学皮影吧”。不只刘文仲,动员年轻人学皮影已经成了剧团的日常工作。

刘文仲说,学皮影得下功夫,就拿拉弦来说,得会看谱、唱词。皮影的传承是口传相授,没有什么资料可循,说词、乐谱都在皮影人的脑子里。“不到两三年,出不了师。”

“学会让影人动容易,但是让影人像活人一样灵活就不简单了。这个也得两三年。”张进说,一个玩皮影的人,是一个全能手,皮影的每个环节都会,且有专长。

“现在都要养家糊口,学这个赚不了钱,能理解。”刘文仲说没有人玩,但还是有很多人喜欢。剧团出去演出时,都很火热。一次,邻村有户结婚。高庙皮影戏团和一个歌舞团同去表演。看皮影的人,里三层,外三层。而看歌舞表演的,寥寥无几。

在周庄办事处组织传承进校园的活动时,学生们围着皮影的道具问这问那,刘文仲很是高兴。“孩子们喜欢,说明有市场。”刘文仲说孩子们时间多,学得也快,要是能把皮影当一门课程来学,真不担心皮影技艺没人传承。“也希望有更多舞台能让我们展现皮影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