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人文历史

泜水汤汤润古城

发表时间:2020-06-29 来源:邢台文明网

题记:当一条河伴随着你成长时,或许它的水声会陪伴你一生。——(美)安·兹温格《奔腾的河流》

在隆尧大地上,流淌着一条河流——泜河,虽不太大,但很古老,很有名气,《史记》《水经注》《颜氏家训》等古籍中都曾出现过它的名字。泜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发源于临城、内丘西部的太行山麓,一路向东,潺潺湲湲,斗折蛇行,经宁晋泊注入滏阳河,最后归于大海。泜河在隆尧县境内全长33公里,千百年来,滋润着万顷沃野,养育着尧乡人民,可以说是隆尧的母亲河。

水草丰茂的江河湖海之滨,往往也是先民们建筑城市和村落的不二之选。隆尧县泜河上下游和南北两岸,自古以来就分布着数十个村庄,而县城西12公里的泜河南岸,更是坐落着一座古城——柏人城。对于这座城,《左传》《汉书》等史书甚至李白的诗中,都曾对它有过描述。在远古传说中,它是尧帝建都之地,而据史籍记载,则为晋文公时初建,距今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它是华北地区保留下来的罕见的古城池之一,还是当年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的第二大都市,前些年随着李昙墓的发现,更使柏人城成为天下李氏认祖归宗的人文故里。汉高祖刘邦、光武帝刘秀、后赵的建立者石勒等,都曾跟柏人城有过交集。柏人城的每一粒沙土,每一块砖瓦,每一次考古发掘和每一件出土的文物,都蕴含着深厚的历史和文化信息。2013年,柏人城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柏人城依水而建,因水而兴,水是滋润古城的命脉,也为古城增添了灵气。由黄土夯筑而成的柏人城墙,气势磅礴,似一条巨龙盘伏在泜河边饮水,整座城像停泊在泜河岸边的一个偌大的方舟,又像一个硕大无比的摇篮,亦城、城角两个村庄就像熟睡其中的一对婴儿,悠长的泜河则是母亲温暖的臂弯。

泜河如一条素练,潺潺地从柏人城北流过,天长日久,在两岸冲积成了数千顷的沙土地,土质疏松肥沃,适合各种农作物的生长。小麦,玉米,棉花,大豆,高粱,花生,谷子,烟叶,芝麻,红薯……无论种什么,都长得很旺,产量很高。特别是夏秋季节,五谷丰登香两岸。

记得小时候,泜河岸边树木成片,苹果园、桃杏梨园、柳树林、洋槐树行……真是蓊蓊郁郁,花果飘香。那时,泜河里基本上年年都有水,“河水清且涟猗”,所以直到现在,只要提起泜河,我的眼前马上就会浮现出它淙淙流淌的模样。

泜河是条沙河,河里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河滩上长满野草和灌木丛,其间时有鸟儿翔集,野兔飞蹿。一座多孔石桥横跨南北,像一条玉带缠绕在美女的腰间。蜻蜓在水面款款而飞,羊群在河边低头畅饮。

清晨,沉睡了一夜的泜河在温暖的阳光和啁啾的鸟鸣声中醒来,河面上氤氲着一团雾气,朦胧得像诗。傍晚,夕阳西下,泜河上呈现的则是“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美韵。

春天来了,泜河冰皮始解,“蒌蒿满地芦芽短”,孩子们抽出茅草的嫩芽,嚼在嘴里,吸吮着它甜甜的汁液,就像吃了蜜一样。夏天到了,一场大雨过后,河滩上遍地钻出“江莪”(我家乡一带对一种可食用的小型蘑菇的俗称),孩子们把它们采摘下来,洗净泥沙,炒着吃比肉还香。秋天来临,泜河静如处子,蒹葭苍苍,芦花萧萧,“秋水共长天一色”。冬天来到,泜河银装素裹,胆大的孩子还敢在河面上溜冰。

近几年来,隆尧县对泜河河道两侧进行了大规模绿化、美化,使它的生态环境得到显著改善。通过实施泜河生态涵养工程,河水不断地从上游的水库和南水北调工程里得到补给,真正实现了“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综合整治效果,那些久违的野鸭、大雁、天鹅等水鸟已陆续现身于泜河湿地。而今的泜河湿地,春天新草离离,野花幽香;夏天树木怒生,鱼翔浅底;秋天渚清沙白,俊鸟飞迴;冬天堆银砌玉,水落石出。朝往暮归,四季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根据规划,县城西的这一段泜河,主要是完善防洪功能,结合“美丽乡村”建设打造成现代农业观光带。尤其值得期待的是,到今年秋天,一座新建的泜河大桥将会飞架南北,真正使两岸变为通途,大大地方便人们的生活。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郑板桥的那首题为《泜水》的诗:“泜水清且浅,沙砾明可数。漾漾浮轻波,悠悠汇远浦。千山倒空青,乱石兀崖堵。我来恣游泳,浩歌怀往古。”这首诗给我们描绘了昔日泜河的旖旎风光。可以想象,“泜水浮沉”,仍将会是新隆尧的一道靓丽的风景。“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也将是泜水和柏人城之间和谐关系的写照。河在变清,城在变美。如今的柏人古城正逐步变成一个产业兴旺,环境宜居,乡风文明的新城。这正是:

泜水潺湲润小村,城垣四带势雄浑。千年灿烂辉煌史,百代勤劳智慧民。张耳台前说往事,李昙墓下祭英魂。伯阳后裔多枝脉,溯祖寻根到柏人。

(王书君 文/图)